快捷搜索:  as  ????  卧龙吟  xxx  格列宁  ???  杜sir  呷哺呷哺

17家信托去年被罚没近1600万元 从严监管常态化考验风控能力

  2018年已经过去,近期陆续披露的监管罚单,为行业复盘了过去一年的严监管态势,以及信托业务不断暴露的风险点。

  《证券日报》记者根据银保监会网站统计发现,2018年已有17家信托公司被地方监管局开出23张罚单,合计罚没金额达到1460万元。此外,由于涉及违反征信管理、反洗钱等规定,被央行各地分行处以罚款的信托罚单金额也超过100万元。合并计算之下,2018年全年信托公司被监管部门罚没金额接近1600万元。在“监管常态化”的形式之下,如何打造合规经营,将是未来信托公司需发力的重点之一。

  罚单聚焦信托传统业务

  “穿透式”监管上线

  今年1月份以来,银保监会陆续披露各地监管局对国民信托、华润深国投等多家信托公司做出的行政处罚,其处罚时间均集中于去年11月份-12月份。《证券日报》记者根据银保监会网站不完全统计,2018年已有17家信托公司被地方监管局开出23张罚单,合计罚没金额达到1460万元。其中,中原信托、万向信托等公司获罚单数据均不止一张。

  从处罚的具体案由来看,信托传统业务的“三驾马车”受到重点监管,分别获得4张罚单。例如,在房地产信托方面,处罚事由主要包括“将信托资金违规用于土地储备贷款”、“房地产开发二级资质审查不符合要求”等。在政信信托方面,信托公司多因违规要求地方政府提供担保函、资金监控使用不到位等理由遭遇处罚。此外,部分结构化证券投资信托产品存在优先劣后比例突破2:1、持有单只股票超过净值20%等问题,也成为监管重点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违反“穿透”原则在2018年的信托处罚中,成为新重点。去年年中,北京监管局同月对金谷信托、国投泰康信托两家公司开出30万元的罚单,处罚理由为“未按‘穿透’原则向上识别最终投资者”、“未按‘穿透’原则向下识别底层资产合规性”,严重违反审慎经营原则。而在12月底,华润深国投也同样因为“合格投资者穿透审核不符合要求”而被处罚。

  早在2016年3月份,原银监会办公厅发布《关于进一步加强信托公司风险监管工作的意见》(“58号文”)指出,各银监局要督促信托公司按“穿透”原则向上识别信托产品最终投资者,不得突破合格投资者各项规定,防止风险蔓延;同时按“穿透”原则向下识别产品底层资产,资金最终投向应符合银、证、保各类监管规定和合同约定,将相关信息向投资者充分披露。而在资管新规落地后,上述“穿透式”监管被再次重申,这也将成为今后信托业务合规应注意的重中之重。

  除了银保监系统之外,由于涉及违反征信管理、反洗钱等规定,被各地央行分行开出罚单的信托公司也为数不少。例如,西部信托因违反《反洗钱法》,被处以64万元罚款;陆家嘴信托则因未按规定建立反洗钱内控制度等问题,被处以45万元罚款。此外,中铁信托、北方信托均有小额罚单。如合并计算,2018年全年信托公司罚没金额将近1600万元。

  严监管基调不改

  募投管退全链条需合规经营

  2017年“监管年”的基调延续至今,在“三三四十”的多次检查过后,2018年信托罚单的数量和总金额较上年均有所增加,信托公司加强合规经营将成为今后长期的工作重点。

  普益标准研究员吴红丽接受《证券日报》记者采访表示,从监管层开具的罚单涉及范围看,其与实体经济的发展相契合,控制地方政府融资平台风险、对房地产行业实施宏观调控、限制结构化产品杠杆比例、增强行业发展透明度都是目前我国实体经济化解债务风险、向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手段。部分机构因违规向上述领域投放而收到罚单,这也要求信托行业谋求自身发展时,需在贴合宏观经济发展的条件下,切实服务实体经济。

  此外,在强监管的外部环境下,信托公司频繁收到罚单,将对公司业务开展、企业评级、自身形象等带来较大影响。比如根据相关规定在受托管理社保基金、保险资金、企业年金、担任特定目的受托机构以及开办受托境外理财业务时,对受到行政处罚的信托公司会有限制;遭受处罚的信托公司有可能被评定为较低级别,从而失去某些政策优惠。如信托公司被多次行政处罚,将会给投资者留下制度不健全、业务不规范的印象,导致其在吸引投资者方面的竞争力显著下降,影响其业务开展。

  事实上,以部分创新业务申请所要求的“三年内未受监管部门行政处罚”的标准来看,《证券日报》记者统计近三年信托罚单发现,存在处罚记录的信托公司已多达33家,行业占比近半。如按照此标准,信托公司开展创新业务的难度将进一步加大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